以下是安全病房的最基本形式,它总结了影响病房冲突和控制率的因素,并解释了为什么尽管同一家医院同样的病房,接收的患者类型相同,但冲突率和控制率却是其他病房的十倍。我们所说的冲突是指所有那些威胁到他们自己或他人安全的患者行为(暴力、自杀、自残、潜逃等),而我们所说的控制是指工作人员为防止这些事件发生或将有害结果降至最低所做的所有事情(例如,PRN药物治疗、特别观察、隔离等)。我们的模式表明,有一系列的冲突诱发因素,可以引起特定的爆发点,然后引发冲突事件。该模式还表明,控制与冲突是一种动态的互惠关系,有时控制本身就会引起冲突,并不会有效防止冲突。最后,模式显示,工作人员可以在各个层面上影响病房的冲突和控制率:减少或根除冲突的诱发因素;防止冲突的爆发点产生;切断爆发点和冲突之间的联系,即爆发点发生但不导致冲突事件;在控制会产生反作用的情况下明智地选择不使用控制手段;以及确保控制时不会导致进一步的冲突。

Safewards Model Simple Chineese

上面的简图中没有显示,冲突的诱发因素来自六个领域,每个领域都有不同的爆发点,因此工作人员有不同的干预方式,以确保更安全,减少控制。 下表对这些内容进行了总结。

因素/诱发因素 爆发点 工作人员调节
工作人员团队或内部结构: 规则;日常;效率,清洁/整齐;意识形态,习俗和惯例
拒绝请求;工作人员要求;设定限制;坏消息;忽视 工作人员的焦虑&挫折感;道德承诺;心理调节;团队合作&一致性;技术掌握;积极称赞
物理环境: 锁门;质量;有无隔离措施;房间;PICU(精神病重症监护病房)或舒适/凉爽/感官室
复杂的布局;隐蔽的区域;私密的空间 谨慎地保持警惕和好奇心;例行检查工作
医院外部:访客;亲戚&家庭关系紧张;预期的消极举动;依赖&制度化;需求&家庭 坏消息;家庭危机;关系断裂或失去住所;争吵 护工/亲属参与;家庭治疗;积极支持患者
患者群体或患者与患者之间的互动。情绪感染&意见分歧 集会/拥挤/活动;排队/等待/噪音;工作人员/职位更替/变化;欺凌/偷窃/财产损失 解释/信息;角色模式;患者教育;消除方法;存在&出现
患者特征、症状和统计:偏执狂,PD(人格分裂)特征;易怒/抑制;滥用;男性;酒精/药物;抑郁;洞察力;妄想;幻觉;年轻人 恶化;独立性/身份;敏锐性/严重性 药物治疗;心理治疗;护理支持和干预
监管政策或外部结构:法律政策;国家政策;投诉;上诉;起诉;医院政策  强制拘留;拒绝上诉;拒绝投诉;强制治疗 正当程序;公平;尊重权利;提供信息;支持上诉;合法性

 

上表总结了大量不同的冲突和控制会发生的方式,这些方式都是由诸多的因素造成的。举其中一个例子,例如规定患者在病房内不能携带尖锐物品,那么如果患者要求携带尖锐物品则会被工作人员拒绝。如果工作人员处理不当,对患者不尊重,和之前回答的不一致,可能会引发患者的言语攻击或出现更糟的情况。于内而言,工作人员对诱发条件有一定的控制权,因此可以控制可能会出现的爆发点,以及控制避免这些爆发点可能演变成不良事件。物理环境对工作人员来说可塑性较小,但他们选择如何在这个环境中工作,如何给患者提供护理和监督,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调控的。医院外患者的朋友和家庭关系网中发生的事情可能不是工作人员可以改变的,但工作人员可以确保了解患者潜在的压力、紧张和要求,并在这些问题变得更严重或令患者不安时迅速干预。同样,工作人员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培养积极性和非评判性的方法,来塑造和改变患者之间的互动和反应。工作人员无法控制患者的症状或妄想的内容,但是他们可以在一个包容和低压的环境中给患者提供良好的治疗,促进患者快速康复。高效且有效的精神疾病治疗是一项减少冲突的措施。最后,虽然《精神健康法》的政策无法改变,但工作人员使用政策的方式,以及执行权力的方法,都会对冲突产生重大影响。

从这个模式可以清楚看出,任意一个小的干预措施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消除所有的冲突和控制。现在需要的是在众多不同的方面采取行动。即便如此,一些冲突的诱发因素是不可改变的现实,例如精神疾病、立法等。然而,工作人员通过调节对诱发因素和其他产生冲突因素的应对方式,对冲突和控制概率的发生有相当大的影响。